在線客服
                熱線電話

                掃一掃加微信
                中國好火腿網 - 無量山火腿,宣威火腿價格,宣威火腿批發價格,宣威火腿多少錢一斤

                首頁 > 文化 > 火腿故事 >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

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


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8-18 16:35:06    來源:宣威火腿價格    評論:0 點擊:

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,本文中介紹的紅軍征途中的飲食,均來自于參與長征的紅軍干部戰士的記述。僅僅通過這些記載,長征的艱辛困苦便表現得淋漓盡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,本文中介紹的紅軍征途中的飲食,均來自于參與長征的紅軍干部戰士的記述。僅僅通過這些記載,長征的艱辛困苦便表現得淋漓盡致。在任何艱苦條件下,不屈服,不畏懼,即使在吃的問題上,也能顯現出一種精神。它作為長征精神的一部分,是值得我們關注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作者專門從多種文章中尋出長征飲食作為題目的初衷所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走到哪里吃到哪里”

                  長征的出發較為倉促,這是一次大規模的長時間行軍作戰,在飲食這個基本問題上,是無法考慮更多和長久的。1949年后擔任過駐外大使、中聯部常務副部長李一氓的回憶是:“大軍出發,是個沒有后方的戰略轉移,前面既無糧倉,后面亦無后勤供給,只能夠走到哪里吃到哪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
                歷史故事紅軍征途中分到“宣威火腿”不會吃

                  “走到哪里吃到哪里。”那么,也就是有什么吃什么。有時情況好,就可以吃得好,條件差,吃得自然差,饑一頓飽一頓。見不到人煙時,就沒有或很少有吃的。時間長了,帶在身上的一點糧食沒了,只好向大自然討要。在這后面,李一氓還有話:“至于吃誰,當時大家都很清楚,我們有一條階級路線,主要吃地主的糧倉、牲畜等。”這種情形下,隊伍管理也比較嚴格,每個伙食單位不能單獨、自由行動,必須統一在一個名為“供給部”的領導下,指定到什么地方去領什么東西。李一氓記述:“如那個地方有地主的魚塘,就可以分到魚。我還記得在湖南的一個大村子里,我們分得很多塘魚,這是第一次,真鮮美極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部隊走到云南宣威,居然分到了全國有名的“宣威火腿”。這東西,當時主要是有錢人享用的,一般人連怎么吃都不會。據李一氓回憶,他們連隊的炊事員“根本不知道如何烹飪這種東西,而是切成大塊,采取類似燒紅燒肉的辦法,結果一大鍋油,火腿也毫無味道。”但也有吃過并知道如何制作的人。1949年后曾擔任過解放軍海軍司令員的蕭勁光(1955年被授予大將軍銜),他就不要公家燒的火腿,而是讓分一份生火腿給他。他把這火腿蒸熟,擱在飯盒的菜格子里。這樣,每天行軍正午休息吃午飯時,他就打開來下飯。李一氓稱其“聰明”,還羨慕地說:“這種味道當然比紅燒火腿有意思多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這樣的日子并不多。絕大多數時間,有一頓正常的米飯就很不錯了。在一位名叫謝扶民的紅軍寫的一篇日記《苗山一夜》里,寫到長征到了大、小苗山時,老百姓都躲進了山里。經過一位老人出面說服,百姓才回到家。戰士們以六塊大洋100斤的價格,買到了部隊需要的大米?稍诜职l的時候,一些單位卻不愿意要這些大米,說買到的都是糯米,這種米,吃了不管用,行軍“腳發軟,走不動路。”經過了解,才知道這塊地方只產糯米,沒有其它糧食,大家只得收下。一些人開玩笑說:“好吧,就算過一個年節吧。”因為在大多數地區,只有在過年過節時,才舍得用糯米做些年糕、甜米飯之類的食品。這說明,當時部隊行軍,是走到哪吃到哪,有什么吃什么,沒有多少可以挑選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如需了解最真最地道最正宗的【火腿】的價格行情,批發火腿(本站批發所有產品為正品)

                請聯系“中國好火腿網”官方QQ/微信同號:595950754 聯系電話:158-087575-31

                相關熱詞:

                熱詞搜索:宣威火腿

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宣威火腿故事、宣威火腿醬歷史故事
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原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陸定一用吃“宣威火腿”斥喻學習庸俗化

                熱點內容推薦 >>更多

                一件一件的剥掉身上的衣服